快捷搜索:

时时彩简介

当前位置:时时彩计划 > 时时彩简介 > 林伯渠长征的好玩的事,_励志人生_好管理学网

林伯渠长征的好玩的事,_励志人生_好管理学网

来源:http://www.qufuinfo.com 作者:时时彩计划 时间:2020-01-27 09:20

长征路上,夜行军中,红军战士常常可以看到一位年过半百的老人,穿着普通战士的灰色军装,提着一盏明亮的马灯,站在险隘的路口,叮嘱着同志们“小心,小心!”他,就是中央苏区财政部长林伯渠同志。回忆往事,他那光明磊落、坚持原则、秉公无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光辉形象,又清晰地重现在我的眼前。

图片 1林伯渠 林伯渠与董必武、徐特立、谢觉哉、吴玉章并称“延安五老”,是一位资历很高的革命家,他早年加入同盟会,后加入共产党,一生都在为国家而努力。 林伯渠长征的故事 林伯渠1927年参加八一南昌起义,担任革命委员会财经委员会主席,起义失败后辗转去苏联。1933年3月到中央苏区,任中华苏维埃政府国民经济部部长、财政部部长,注重发展农业生产,保障红军和苏区人民的供给。红军长征前后,任没收征发委员会主任、总供给部部长、财政部长。 中央红军突围转移前夕,林伯渠领导的中央财政部门想方设法,突击筹款150万元,以供红军军费需要。 1934年10月长征出发前夕,林伯渠的老战友何叔衡被留在中央苏区坚持游击斗争。何叔衡在瑞金梅坑备了一壶水酒,一碟小菜,为林伯渠送行。两位老战友挥泪长谈,互道珍重。临别时,何叔衡将女儿为他编织的毛线衣从身上脱下,送给林伯渠出征御寒。林伯渠十分感动,吟诗一首相赠:“共同事业尚艰辛,清酒盈樽喜对倾。敢为叶坪养政法,欣然沙坝搞财经。去留心事都嫌重,风雨荒鸡盼早鸣。赠我绨袍无限意,殷勤握手别梅坑。” 林伯渠怀着必胜信心,凭着坚强意志,用自己的双脚爬过了终年积雪的大雪山,走过了茫茫无际的大草地,越过了急流天险的金沙江与大渡河,同凶残的阶级敌人斗,同饥寒交迫斗,同风沙雨雪和水草淤泥斗,一往直前。不论有多大的艰难困苦,他总是同群众一起,时时关心群众,处处严于律己,用自己的模范行动,坚持执行党的政策和红军纪律,集中体现了伟大红军战士的革命风格和共产党人的崇高情操。 长征路上,夜行军中,红军战士常常可以看到一位年过半百的老人,穿着普通战士的灰色军装,提着一盏明亮的马灯,站在险隘的路口,叮嘱着同志们“小心,小心!”红军写过一首山歌,女战士李坚真多次演唱: “年过半百老英雄,又当部长又当兵。山高水深何足惧,手举马灯照万人。” 林伯渠的马灯,成为长征红军的一道亮丽风景。 长征途中,林伯渠担任没收征集委员会主任,负责筹粮筹款。每到一地,别人休息,他还要组织、审批没收敌人与土豪劣绅的财产,向各军团分拨战利品,以解决红军的给养。林伯渠总是再三交代,要严格执行党的政策和纪律,做好调查,不得损害群众的利益。 他说:“我们是革命的队伍,我们是保护劳动群众和少数民族的,只能打土豪,不能伤害劳动群众和少数民族,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得到人民群众的支持和拥护。” 过一望无际的草地和白雪皑皑的雪山,林伯渠从不搞特殊。他与战士们一起吃野菜、草根和树皮,一起挨冻、忍饥,一起照顾伤员、病员。给全军指战员作出了榜样。 林伯渠骨灰魂归故里 林伯渠骨灰迁移请灵仪式在八宝山革命公墓骨灰堂瞻仰厅举行,林伯渠后人——儿子林用三、林苏生,长孙林友苏、长孙女林友群等人早早赶到瞻仰厅。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党组书记尹蔚民,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党组副书记杨志明前往瞻仰厅送别。共青团中央书记处书记、全国青联副主席卢雍政,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祁圣芳,湖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张志初,共青团湖南省委书记陈雪楚,常德市委常委、市委宣传部部长刘进能,常德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书记何英平,临澧县委副书记、县长杨天生等人前往迎接林老归乡。 三鞠躬致敬后,林友群手捧林伯渠遗像,林友苏手捧林伯渠的骨灰盒,踏上了归乡之路。 1959年,林伯渠曾回湖南调研工作,这是他最后一次回乡,1960年5月29日,他因病与世长辞。林用三说,“53年了父亲终于回家了。回到家乡,是他们老一辈人的心愿。” 下午3点半林伯渠的骨灰到达长沙火车南站。随后,队伍前往常德临澧修梅镇的林伯渠故居。

在红军长征队伍中,以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居多。但在这支年轻的红色队伍中,却有一个特殊的群体——“长征四老”。他们是红军中4位鼎鼎有名的老同志:徐特立、谢觉哉、林伯渠、董必武。

和苏区人民心连心

1934年10月,“四老”跟随中央红军踏上漫漫征程。其中,徐老、谢老、董老编在中央红军干部休养连,林老担任红军没收征发委员会主任和总供给部部长。

一九三四年十月,由于党内“左”倾机会主义路线的干扰,红军在第五次反“围剿”的战斗中,遭受了严重的挫折,被迫猝然撤离中央根据地。在将要长征的时候,苏区中央政府在瑞金西江的一个庙里,召开各部门的负责干部会议,进行动员和组织编队的工作。

长征途中,他们处处以身作则,与官兵同甘共苦,给年轻的红军战士以极大的鼓舞。他们与成千上万的红军战士一起,在敌人重兵的围追下,意志坚定,不怕艰苦,战胜了饥饿、疾病的折磨,走过万水千山,走过雪山草地,胜利到达陕甘根据地。

小庙只有几间正房,座落在一个孤立的山头上,参天的古树掩映着它,显得十分幽寂。会议室里,气氛更是严肃。中央苏区苏维埃政府的部长都参加了会议,董老、徐老、林老、谢老几位老人坐在一起,神情沉重……

徐特立:年龄大的“怪老头”

戴着老花眼镜的林老在讲话的时候,感情激动地说:“几年来,我们和根据地人民在一起,同甘共苦。他们支持着我们,养育着我们,也依靠着我们,和我们一起享受了胜利的快乐,经受了挫折的考验……”说到这里,林老泣不成声,我们的热泪也夺眶而出。沉寂了一会,林老接着说:“我们一定要设法减少苏区人民的损失,帮助地方党组织建立起自卫武装,和红军游击队一起战斗,打击敌人。我们留下的东西,要统统给苏区人民,特别是枪枝弹药要移交给地方部队和民兵。苏区人民和我们是心连着心的,我们是不能忘记他们的,我们也一定要回来的……”

徐特立,1877年出生,湖南长沙人,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8月参加南昌起义。

林老越讲情绪越激昂,他的每一句话都饱含着对苏区人民的深厚阶级情谊,也代表了我们的心意。在那些年代里,为了发展苏区,建设苏区,我们的同志走遍了苏区的每块土地,洒下了自己的鲜血和汗水。不少同志已长眠在苏区的土地上,实践了自己永远做红色苏区的忠诚卫士的诺言。而林老这一位很早就献身于中国人民革命事业的坚强老战士,自担任苏区的财政部长以来,为了发展根据地的经济,更是呕心沥血、废寝忘食地工作。林老对苏区人民有着无比深厚的阶级感情。苏区人民对林老的不朽功勋,也是不能忘却的。可是正在这困难的时候,在苏区人民正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却要离开他们远征了,这怎能不叫林老和我们心情难过呢?又怎能不叫苏区的父老兄弟姐妹送了一程又一程呢?当年的那种依依难舍的情景,还深深地铭刻在我的记忆里。

在漫长的革命斗争生涯中,徐特立先后创办了长沙师范学校、长沙女子师范学校、湖南孤儿院和延安自然科学研究院等各类学校,毛泽东、蔡和森、向警予、蔡畅、田汉等都是他的学生。

心地无私,克己奉公

长征出发时,徐特立已经57岁,是参加长征的“四老”中年龄大的一位。长征途中,徐老常常利用行军路上和宿营间隙,教战士们识字读书,在异常艰难的行军途中,带给战士们知识的营养和学习的乐趣。

我们的队伍就要出发了,林老一直忙着处理财政部的工作,忙着解决留在苏区坚持斗争的同志和家属所需的物资及经费问题,而他自己的家却没有顾得去安排。林老的爱人范乐春同志,曾和我一起在福建工作过很长时间,担任过福建省苏维埃政府土地部长,是一个对革命事业赤胆忠心的好同志。撤离前夕,她正生了孩子,还在月子里。在决定去留时,组织上一方面考虑到闽西根据地工作的需要,另方面也考虑到她带着孩子的实际困难,便决定把她留在根据地坚持斗争。林老匆匆忙忙地回到家里,范乐春同志心情很难受,默然无语。林老抑制着感情,安慰着她说:“我们都是党的儿女,革命的需要高于一切,我们不要难过了。”说完,他抱着初生的小儿子,深情地说:“孩子,不是爸爸不爱你,不是爸爸不带你走,这是艰苦的斗争啊……不然,爸爸怎么能离开你们呢?”

据专门负责徐特立等老同志行军安全的郭德琳回忆,大家把徐特立亲切地称为“怪老头”:看到别人扔掉的破草鞋,他就会捡起来,有空时洗干净、拆掉,把草条捆挂在杆子上挑着走。看到周围谁没有草鞋或者草鞋太破了,他就给人家一捆草条打草鞋。

林老在财政部工作,一贯廉洁奉公,坚持原则,在范乐春同志和孩子生活费的安排上,一直严格遵守组织上的规定,和其他的家属一样,一点也不多给。林老临别的时候,又语重心长地对范乐春同志说:“你一定要和群众在一起,要保持一个普通老百姓的本色,不能有任何特殊。要和老百姓打成一片,有了老百姓,你就有饭吃,你就能开展工作;脱离了老百姓,你拿了钱也没处用……”林老还说:“你一定要目光远大,看到我们的前途,坚信我们是会胜利的。到那时候,我们的孩子就能过上幸福的生活了。”范乐春同志记住了林老的嘱咐,在极端困难的环境里,她和邓子恢、张鼎丞等同志一起,坚持领导了闽西根据地的斗争。在艰苦激烈的战斗中,林老的儿子曾一度丢失了。一九三八年,范乐春同志因劳累过度,不幸病逝,使我们失掉了一位好战友。我们永远纪念着她,也惦念着她的孩子。全国解放后,一次我在北京又见到了林老,他告诉我说:“李坚真同志,我的那个小儿子找到了,你放心吧!”林老对自己的革命家庭,对妻子儿女有着深厚的感情。然而,他对党的事业,对革命的工作,更是赤诚热情、忠心耿耿,为了革命事业不惜牺牲一切。在这方面,林老是我们后一辈的楷模。

虽然徐老年龄大,但他很少骑马,总把马让给体弱生病的战士和女同志。

关心战士 无微不至

新中国成立后,徐特立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中宣部副部长等职,1968年11月28日逝世。毛泽东亲自在他的悼词中加上“革命的一生,光荣的一生,伟大的一生”。

在长途的夜行军中,林老年纪大,身体也较衰弱,自然比起我们青年同志更要劳累和疲乏。但他有着一股坚韧不拔的毅力,从不说苦。每次行军时,他总是提着那一盏小马灯或前或后的照顾着同志。他的小马灯从不个人占用,一定要把光亮照着大家。他不仅是在险隘难行的路口,举灯照耀着,让同志走过去,还交代后面的同志要注意险路。每次遇到溪流沼泽,他都要用一根竹棍子,走在前面探路,引导我们大家安全地通过去。黄镇同志在长征中的那幅素描,画着林老提着小马灯,雄姿焕发,阔步朝前,就很真实地表现出了长征中老英雄的精神面貌。

谢觉哉:走出草地,就是大的快乐

林老对我们女同志的关心照顾,真是无微不至。他学识渊博,阅历丰富,在各方面都积累了许多宝贵的经验。我们从中央苏区出发,斩关夺隘,抢险飞渡,杀退了千万追兵阻敌,翻越了高耸入云的雪山,胜利到达卓克基的时候,由于饱受饥寒与长途跋涉之苦,大家的身体都消瘦了,尤其是女同志,感到精疲力竭。我们在那里休息了几天,恢复疲劳,积蓄精力,准备经受更大的考验,以便一举跨过茫无人烟、纵横数百里的草地。在这时候,林老又根据我们女同志的特殊需要,千方百计买来了一些酒和当归头,分给我们煮水喝。他还通知其他部队,把杀了的羊头送给我们,说是吃了可以治病。

谢觉哉,1884年出生,湖南宁乡人,清代后一科秀才,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林老,这山羊头吃了有什么好?怎么做才能吃?你告诉我们吧!”刘群仙同志拉着林老问个不停。林老一一地详细解说了,她才高兴地走开……

1934年,50岁的谢觉哉参加了长征,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秘书长,随身带着“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内务部”的印章。他认为,印章是红色政权的象征,不管前途多么艰难,将来总还用得着。过草地时,他把唯一御寒的毯子也扔掉了,但印章却保存着。

我曾写过一首山歌,歌唱长征中的林老。为了表达怀念林老的深切之情,我把这首山歌写在下面,作为本文的结束语:

长征途中,谢老曾身患疟疾,高烧不退。但只要部队一声令下,他毫不犹豫地爬起,咬着牙跟着队伍出发。

年过半百老英雄,又当部长又当兵;山高水深何足惧,手举马灯照万人。

许多年后,当有人请谢老讲长征的艰苦生活时,他说:“当时,看样子是苦,但心里充满希望,坚持走出草地,就是大的快乐。甘与苦都是比较而言,快乐常常不在艰苦之后,而在艰苦之中。”

更多相关文章推荐:

新中国成立后,谢觉哉曾任内务部部长、高人民法院院长、中国政法大学校长等职,是新中国司法制度的奠基者之一。1971年6月15日,谢觉哉在北京病逝。

1.百岁老红军胡正先的长征故事

林伯渠:夜行军中的老英雄

2.中国工农红军长征人物介绍:徐向前

林伯渠,1886年出生,湖南安福人,早年加入同盟会,追随孙中山参加革命活动,192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参加南昌起义,1933年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经济人民委员、财政人民委员等职。1934年参加长征时,他担负着筹粮筹款的重任。

3.长征路上老红军秦华礼的励志故事

长时间的长途行军,令林伯渠面容日益消瘦,颧骨高高隆起,长长的胡须垂到胸前。面对艰苦的环境,他自己手提马灯,大步前进,用自己的双脚胜利走完了二万五千里。他在长征中的形象,随着黄镇那幅《夜行军中的老英雄》的绘画而深入人心:一位戴着深度近视眼镜的老同志,黑夜中左手提着马灯,右手拄着手杖,大步前行,一位老当益壮革命前辈的生动形象跃然纸上。

4.红军长征队伍中的传奇人物——周素园先生

林伯渠准备长征的时候,与他结婚不到一年的妻子范乐春是苏区优待红军局局长。按规定,林伯渠可以带妻子随军转移。但由于范乐春分娩尚未满月,组织上决定把她留在闽西坚持斗争。

5.开学第一课长征人物分享——老红军秦华礼

范乐春忍痛将心爱的儿子送到堂嫂家抚养,跟随邓子恢等人一起在闽西地区坚持艰苦卓绝的游击战争。1941年5月,范乐春病逝于永定西溪,而她的儿子几经周折被人收养,全国解放后才回到父亲的身边。

6.开学第一课长征人物故事——贺炳炎

新中国成立后,林伯渠曾任中央人民政府秘书长,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一、第二届副委员长等职,1960年5月29日病逝于北京。

董必武:妇女队的“胡子队长”

董必武,1886年出生,湖北黄安人,中共一大代表。1934年,时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高法院院长的董必武随中央红军参加长征,在干部休养连任党支部书记。

干部休养连是一支特别的队伍,共有100多人,有音乐家、戏剧家、文学家,还有30名左右的女同志。董必武是这支妇女队的“胡子队长”,而他的妻子陈碧英却服从组织安排,去广东梅县开展地下斗争,从此生死不明。陈碧英送给董必武的手电筒,一直陪伴着董必武走完长征。

长征时期曾任董必武勤务兵的钟珠瑞回忆,董老有两块油布,一块披在肩上挡雨,一块搭在马背上遮书籍,因为他深爱自己的书。董老俄语很好,战斗间隙经常研读俄文版马列着作,又读又背,中间还用小楷毛笔批注。过雪山时,董必武曾经两次把自己的马让给钟珠瑞骑。

新中国成立后,董必武曾任政务院副总理、高人民法院院长、国家副主席等职,1975年4月2日在北京逝世。

本文由时时彩计划发布于时时彩简介,转载请注明出处:林伯渠长征的好玩的事,_励志人生_好管理学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