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时时彩资讯

当前位置:时时彩计划 > 时时彩资讯 > 一战成功,纪念谭派大师

一战成功,纪念谭派大师

来源:http://www.qufuinfo.com 作者:时时彩计划 时间:2019-11-13 17:20

图片 1

谭正岩、谭孝曾、北京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傅华、啊哈影视创始人CEO邹沙沙、谭孝曾夫人阎桂祥。

图片 2

左图:谭派六代黄忠。 右图:京剧电影《定军山》,谭正岩饰演黄忠。

4月21日,由中宣部指导,北京市委宣传部、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组织策划,北京紫禁城影业有限责任公司、啊哈影业有限公司、北京京剧院、青年电影制片厂联合出品的京剧电影《定军山》于北京金宝汇购物中心百丽宫影城举行首映仪式。北京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傅华,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党组成员、副局长胡东,北京电影学院党委书记侯光明,北京京剧院院长李恩杰,中宣部文艺局影视处处长马佳等领导,京剧表演艺术家谭元寿先生及电影《定军山》主创人员出席了首映仪式。导演丁荫楠,演员濮存昕、六小龄童等一同莅临首映仪式现场。新京报独家采访了谭门第六代传人谭孝曾和本片总制片人邹沙沙。

前排左起:谭正岩、谭元寿、谭孝曾。 婉拉黛 摄

100年前的1917年5月10日,京剧史上最具代表性的“伶界大王”谭鑫培离开人世,100年后的今天,由丁荫楠执导的京剧电影《定军山》拍摄完成,且正有如这部经典剧目的另一个名称那样“一战成功”,取得很高的艺术成就,堪称戏曲电影史上新的标志性作品。

谭派传承 七代传人有五代人参与电影

北京9月9日电 2017年9月8日晚,长安大戏院,一曲京剧交响曲《伶王赞》,拉开了北京京剧院“历史辉煌·今日精彩”纪念谭鑫培诞辰170周年、谭富英诞辰111周年流派经典精品剧目系列展演”的序幕。

谭鑫培在中国京剧发展历程中有特殊的重要意义,他不仅因为在表演艺术领域无与伦比的成就而伟大,更是京剧成熟并走上巅峰的象征性人物。而电影史家们通常认为,1905年丰泰照相馆拍摄谭鑫培演出的《定军山》片断,是中国第一部电影,谭鑫培也可以说是中国第一位电影演员。可惜当年拍的这部影片放映后就失去了踪迹,成为中国电影史无法弥补的遗憾。所以,今天我们重新拍摄京剧电影《定军山》,既是向谭鑫培大师致敬,也是向中国电影历史致敬。

今年是京剧艺术表演大师谭鑫培先生诞辰170周年,京剧电影《定军山》通过经典再现百年前谭鑫培先生主演的中国第一部电影,向中国电影的诞生致敬,为中国优秀传统艺术的传承和发展寻找创新之路。剧情取自京剧经典剧目《定军山》,讲述《三国演义》第70回、71回中,老将黄忠打败了驻守天荡山的张郃后,奋勇夺取定军山的故事。影片由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谭门第五代传人谭元寿先生任艺术指导,谭门第六代传人谭孝曾和北京京剧院优秀青年老生演员、谭门第七代传人谭正岩联袂主演,京剧名家尚长荣先生特邀主演。

这首纪念谭鑫培大师的《伶王赞》,由作词家李东才、作曲家杨乃林专门为此次演出创作,当晚由谭门第七代谭正岩演唱。

《定军山》是京剧老生行的传统经典剧目,此次拍摄的京剧电影《定军山》,其内容按京剧行内的说法,是《定军山》带《阳平关》,其实本应算两个折子戏,《定军山》止于黄忠刀劈夏侯渊,电影的后半部是《阳平关》。电影由正处艺术上升期的青年演员谭正岩担纲主演,他前扮黄忠后扮赵云;其父谭孝曾大力襄助,扮演《阳平关》一折里的黄忠,这样的安排极具象征意义。从谭鑫培的父辈谭志道随汉班艺人进京始,谭门七代,代代相传,这个家族的历史就是一部活的京剧史,更是京剧艺术薪火相传的形象表征。今天,谭门的火炬传到了谭孝曾和谭正岩手上,他们对经典剧目《定军山》的精彩演绎,一招一式都完全承继当年谭鑫培的表演路子,恰象征着京剧在今天的时代,才有可能绽放新的活力。主演谭正岩在拍摄过程中明显可见的进步、戏路的拓宽,以及为提携晚辈而加盟扮演配角曹操的尚长荣精湛的表演,都带给戏曲界和观众以惊喜。

“一百多年前那时候还是进口的默片,谭鑫培就是那个年代的超级巨星和代表人物,所以才请他拍了中国第一部电影。反过来再一想,我的高祖是一个非常开明的人,不是咱们往往想的,哟,老先生都是守旧的。谭派艺术之所以可以诞生,就是因为我的高祖能够博采众长,不默守陈规,相传七代不衰。”谭门七代传人有五代人都参加了电影艺术,从1905年中国第一部电影《定军山》到1934年中国第一部有声戏曲电影《四郎探母》再到1971年的《沙家浜》、2015年的《赵氏孤儿》,以及新版《定军山》,都少不了谭门的身影,谭孝曾先生感慨道,“以前说谭家历史是一部浓缩的京剧史,现在我觉得谭家历史也可以说是一部浓缩的中国电影史。”

被尊为京剧界鼻祖的谭鑫培是其中的最杰出代表,所创唱法世称“谭派”,行内有“无腔不学谭”之说。

京剧电影《定军山》不只是为了通过重拍让人们再次在银幕上见到这部电影,更是为当下社会树立京剧传承的新标杆,而电影尽一切努力再现京剧《定军山》之舞台魅力的清晰追求,体现了对以京剧为代表的传统文化的礼敬,同时也为电影的成功奠定了坚实基础。

电影与京剧 一个镜头拍了17条

谭富英在其父谭小培和老师余叔岩的教导下继承“谭派”和“余派”风格,发挥自己的艺术特长,酣畅流漓,朴实大方,他的演唱被人们称为“新谭派”。为纪念这两位推动京剧艺术革新、发展的京剧艺术奠基者及领路人,缅怀两位对中国戏曲艺术所作出的卓越贡献,由北京京剧院、天津谭派艺术基金会策划并推出“纪念谭鑫培诞辰170周年谭富英诞辰111周年流派经典精品剧目系列展演”项目。

京剧电影《定军山》始终把最大限度地再现京剧舞台表演魅力的诉求置于首位,这样的定位既给电影拍摄带来了极大压力,也为其“一战成功”奠定了坚实基础。从一百多年前的谭鑫培到今天的谭正岩,两部京剧电影《定军山》,如何平衡电影和戏曲之间艺术语言的冲突,是有追求的戏曲电影导演必须应对的考题。在纯粹的舞台纪录片和完全电影化的戏曲片这两个极端之间,我们看到了多种多样的尝试,而不同处理方式背后潜藏着的,是戏曲本位和电影本位的两难。20世纪50年代,戏曲电影拍摄渐趋高潮,然而拍摄过程中戏曲演员和电影导演之间的分歧和争论,却也不少。争论的焦点,无非是电影应该和可能在多大程度上保留戏曲特色,多有不愿屈从戏曲表演美学的电影导演、摄像等等,觉得电影既是一门“新兴”艺术,自然比传统戏曲更高雅更“现代”,所以要按照自己的艺术逻辑改造和“提升”戏曲。基于这样的思维拍摄戏曲电影,观众在电影里也许仍然可以看到故事,却减弱了戏曲的精彩。京剧电影《定军山》的拍摄团队则有另一种思路,他们希望把再现京剧艺术的魅力放置于首位。这部作品的成功以及令人赞叹的精彩均源于此,我们看到在整部电影里,京剧的节奏始终在引领电影镜头的节奏,演员表演以及与之融为一体的锣鼓点的段落决定镜头的起止,而镜头的空间位移一直在服从于演员表演前提下转换。尤其明显的是,为了避免损害画面的整体感和表演动作的连贯性,电影毅然舍弃了特写等常用的手法,镜头的剪辑与切换也极为节制。京剧的叙事和电影的叙事在这里得到了行云流水般的有机结合。电影镜头表现能力始终为戏曲表演服务,是这部优秀戏曲电影在镜头语言运用方面最鲜明的特点。

今年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文件号召从中华文化资源宝库中充分获取灵感、汲取养分,以更好地滋养文艺创作、传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也明确提出实施戏曲振兴工程,做好戏曲“像音像”工作,挖掘整理优秀传统剧目,推进数字化保存和传播。

8日晚的开幕大型京剧演唱会云集了当今京剧舞台上老、中、青三代艺术家,既有尚长荣、刘长瑜、叶少兰、李崇善、陈少云、孟广禄、张建国等名家,还有北京京剧院领衔主演赵葆秀、王蓉蓉、杜镇杰、李宏图、迟小秋、朱强、张慧芳、胡文阁等。更难得的是,久未登台且年近九旬的谭元寿老先生携儿子谭孝曾、孙子谭正岩及众弟子、再传弟子一同登台合唱了《定军山》的精彩唱段。

现代感与民族风兼具的美术设计,是京剧电影《定军山》的另一大亮点。电影《定军山》的拍摄场景安排,巧妙地化用了京剧舞台的美学原理,在此基础上加之以适度的变化,更好地突出了演员和表演。全剧几乎没有变化的大背景,如同传统京剧舞台上的守旧,一景到底;但是在色调上有大胆的改变,前所未有地运用了简洁洗练的大幅黑白绘景。层峦叠起的写意山水,具有墨分五色的层次感和立体感,为剧情的发展提供了最为简约的提示,还极好地避免了戏曲电影中经常遇到的写实景片与虚拟表演之间的冲突。从汉画像中获得灵感而设计的近景图案和水墨画风格的远景互为奥援,最大限度地衬托出京剧演员色彩鲜艳的妆扮,尤其是黄忠以杏黄色为主调的蟒、靠和头顶的彩球,在这一背景下更显跳脱。设计师还创造性地整合了传统京剧的舞台形制,考虑到《定军山》里有不少武戏,演员的跌扑摔打必须在台毯上完成,所以电影保留台毯但变了颜色,使之与背景在色调上构成一个整体。这样的美术设计不抢戏,不落套,在一定程度上还丰富了戏曲舞台美术的表现手法,给予戏曲舞美设计许多启发。

京剧和电影毕竟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艺术形式,《定军山》拍摄过程中也需要导演和京剧演员的磨合。谭孝曾先生回忆拍摄的不易:“比如有一场赵云看下面然后亮相的戏,一个镜头就拍了17条,摄影师跟不上。我们有一场戏拍了13个小时。这个戏整体3个小时,现在要求剪成90分钟,怎么往下剪?京剧有京剧的规律——锣鼓点、唱腔都有特定的规律,半程往下剪就不成为京剧了。有时一天耗了十几个小时才剪了1分多钟。”

图片 3尚长荣。 婉拉黛 摄

《定军山》是京剧,更是一部形式新颖的有分量的京剧电影。《定军山》糅合戏曲与电影优长的拍摄思路,不仅给未来的戏曲电影拍摄提供了新模式,还对电影美学提出了新的挑战,这与谭孝曾先生在整部电影拍摄过程中所起的灵魂作用是分不开的。它所展现的独特的电影美学思想,必将极大地推动戏曲电影的发展,历史也会记住这部具有开创性意义的杰作。

记者也就此问题询问了总制片人邹沙沙,她表示:“剪辑也首先要保证京剧的完整性,需要谭老师来把关。第一版剪辑出来,他觉得对有些镜头不满意,跟剪辑一起挑选出更多镜头到正片里进行替换。一开始我们是想做第一例同期声京剧电影的创新,但后来发现同期声达不到京剧行当的标准,权衡之下,还是选择了后期配音。谭老师是京剧的专家,但电影有电影的制作流程和质量标准,所以一定会‘打架’。”

谭鑫培在老生行当的成就世所公知,但许多观众并不熟悉他早年在武生方面亦有很高成就,在经典京剧题材画作《同光十三绝》中,他就是以京剧《恶虎村》中黄天霸武生的形象示人。此次纪念演出就将《恶虎村》和《翠屏山》两出武生戏再度搬上舞台。《恶虎村》由谭元寿先生的义子、武生名家奚中路主演;《翠屏山》则由谭元寿先生弟子王立军主演,这部戏里谭鑫培将自己年轻时在少林寺学的六合刀巧妙地糅合到表演技艺中,也是这部戏的一大看点。

已经绝迹于舞台十余年的老戏《举鼎观画》将由谭元寿先生弟子卢松担纲主演。《桑园会》是谭富英演得非常有特色的一部戏,既有唱功展示,又格外幽默,可以说是好听好看又好玩,但已经有十几年没有出现在舞台上。此次由谭派弟子马连生与其妻刘轶杰再度搬上舞台。

《定军山》、《阳平关》是谭派的代表作,又因为别名“一战成功”的彩头,所以往往是谭派演出时的“打炮戏”。此次纪念演出将推出难得一见的豪华阵容,由王立军、张克、王平、谭孝曾四人分别扮演黄忠,赵云由奚中路扮演,特邀尚长荣先生演绎曹操。

《珠帘寨》是民国初期由谭鑫培自编自导自演的老生经典作品,改编自由花脸主演的传统剧目《沙陀国》。谭鑫培先生在创作时融入了很多花脸的唱腔和韵味,是当时非常轰动的创新剧目。从这出戏里可以看出谭鑫培既是一个戏剧家,也是一个不墨守陈规敢于革新的艺术家。谭孝曾说现在《珠帘寨》中的李克用都是俊扮,此次纪念演出则将恢复原汁原味的《珠帘寨》,演员的扮相都按照当初谭鑫培演出时一样,用“老脸”的扮相呈现给观众。本次演出中将由谭元寿先生的弟子韩胜存和张克分演李克用。

此次展演中的《问樵闹府·打棍出箱》是谭门第六代谭孝曾在继承谭派戏的基础上整理加工,又加以出新的剧目。“整部戏的戏核不动,只是多了头、尾的戏份,让观众看得更明白。”谭孝曾说,“这部戏以往演出因为无头无尾许多新观众都看不懂,因而对京剧失去兴趣,同时加上一个大团圆的结尾,也更符合今天观众的观演习惯。”该剧由谭元寿先生弟子、优秀的老生演员王平领衔主演。

图片 4刘长瑜。 婉拉黛 摄

同为整理加工剧目的《鼎盛春秋》,由谭门第七代传人谭正岩饰演伍子胥,以往的伍子胥都是以杨派演出居多。而谭富英演这出戏时是从《浣纱记》开始,然后是《见专诸》、《见姬僚》、《刺王僚》、《打五将》等。

这次演出中,加入了《战樊城》、《逃国》两折。戏里有很多连唱带武以及开打的场面,最后《打五将》将扎大靠、大开打,更具谭派特色,也发挥了其亦文亦武的特长。

当年由余叔岩、杨小楼、梅兰芳等人同台演出的《摘缨会》此番由谭孝曾扮演楚庄王、胡文阁扮演许娘娘、谭正岩扮演唐狡。

除了上演整出大戏,此次“纪谭”演出也将有一些其它流派的剧目登台呈现,马派、杨派、高派、言派、奚派、余派都有展现各自代表作的折子戏,借此展示谭派对各个流派的滋养。

图片 5叶少兰。 婉拉黛 摄

再传弟子板块则重在展现谭派后继有人,由谭孝曾的部分学生来演出。八个学生将上演《法场换子》、《击鼓骂曹》、《南阳关》、《战太平》等八出折子戏。

让谭孝曾最为骄傲的是,此次演出共有二三十出戏,但却没有一部重复剧目,“由此可以看出,并不像有人所说的谭派只有几出戏,谭派剧目其实是非常丰富的。”

此次名角荟集的展演在戏迷中引发热烈关注,截至目前,大部分场次的票品已经售罄,其中开幕大型京剧演唱会、谭派经典剧目《定军山》《阳平关》仅开票几日就全部售罄。

据悉此次展演自8日晚开戏,将持续至18日落幕。

本文由时时彩计划发布于时时彩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一战成功,纪念谭派大师

关键词:

上一篇:关注儿童青少年安全教育,超级伙伴

下一篇:没有了